不愿被代表

人权大于主权,平等,自由,民主,法治。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每一个圣人都有一个不可告人的过去,每一个罪人都有一个洁白无瑕的未来

空谷:

是无非:

法门寺:

  
   

今天最经典的一句:没有人希望天下大乱,谁都知道社会稳定的重要性。但这种稳定必须是基于社会的公平正义得到普遍的尊重和约守,而不是你贪赃枉法,巧取豪夺,还要我们保持沉默!

   

华商天民:

一年近50的垃圾工,单身父亲。为了女儿的未来,穿越北京市三个世界,结果见到了相互折叠又彼此分割的不同世界,一个贫困无望的第三空间,一个小中产扎堆的第二空间,以及控制一切且享受更多的第一空间。此情节出自作家郝景芳的科幻作品《北京折叠》——获科幻界大奖雨果奖http://url.cn/2KLYd8W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您好!博客 不愿被代表 中的  图片 存在违规内容,已被屏蔽,请修改。为了保证继续为您提供稳定的服务,希望您合理使用LOFTER。

【转载】 张鸣:别让弱势没路可走

不开胡:


原创 2016-08-13 张鸣

    
北京的马路很宽,但很宽的马路,留给行人和自行车的却不多。一般来说,人行和自行车道,都会从中间再画上一道线,切下一半给了机动车。那么,另一半按说该给行人了吧?错,这一半经常会被停着的机动车占着。你要是骑自行车或者步行,每每只能走划给机动车那一半。走着走着,后面的喇叭就催了。赶紧躲开,有的车擦着你的身子就过去了。还有些时候,根本就走不过去,你得等,因为机动车堵成一团,如果你有急事非要过的话,替机动车擦车是必须的了——硬挤过去的时候,蹭了一身的灰。
我家附近,有一个室内的市场,里面有菜市场和杂货市场,还有一个室外的菜市场。现在,室外的菜市场给关了,那个地方一直空在那里。所有的卖菜人都被赶走,不管人家的合同到没到期。而室内的菜市场和杂货市场,则大规模改建,变成了写字楼,据说是要给高科技公司的,可是建成半年了,连一个入驻的都没有。改成大型商务餐饮,还是没人问津。可是,原来的小商户和买菜人,都被赶跑了。当然,顺便地方原来可以有的税收,也都化为了乌有。
据我所知,好些小商小贩,都已经在北京待了十几年了,虽说发不了财,但比他们在老家还是能混得好一点,有口稍微宽裕点的饭吃。然而,此番清理低端人口行动,让他们一下子都没有了路可走,就像北京马路上的行人一样,不,比马路上的行人还糟。马路上的行人,让机动车优先,但好歹还能走,而他们,则一下子给断了生计,只能乖乖滚回老家去。
我是从来不相信世界上的人,有高端和低端之分的。人人平等,是一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认可的理念。当然,现实社会中,就是有那么些城市管理者,就是非分不可。如果非要分出高端低端来,那么,我们现在的弱势群体,大概就是某些人眼中的低端人口了。指望政府照顾他们,已经不要想了。退一万步讲,就算你当人家是低端,人家也得活是不是?你走你的阳关道,人家走人家的独木桥,不能你走阳关道,却把人家的独木桥给拆了。
这个世界,的确有高科技企业扎堆的城市,但是,在这样的城市里,也一样得有从事低端服务业的人,这样的服务业,必须存在,而且相当的兴盛。有人气的地方,各种层次的产业,都会有,互相依存,谁也离不开谁。就算高科技的产业是居于大厦顶端明珠,但也不能没有底层,世界上不存在空中楼阁。
圣经上马太福音有句话说,有的,还有给他,没有的,还要给他拿走。这句话,被经济学家说成是马太效应。我们的城市,不能以行政手段,按照马太效应来行事,一味向着强势者。这样的话,强势最后也会变成弱势。最后的结果是,城市整体衰落。

系统消息:博客 不愿被代表 已经解除封禁。

一个男人身上感人肺腑的真实故事

精诚所至007:

天,依然死气沉沉,一个男子带着一个摸约5.6岁的女孩子走在马路上,已经看不出这个男子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了,小女孩的脸上被汗水和灰尘遮掩成了灰色,只有一双能说出话的眼睛在看着这位男子,爸爸,我饿了,女孩对男子说,男人苦涩的脸流露出微笑,从一个口袋里拿出一块干的发硬的饼给了女孩,乖你吃吧,爸爸给你买水,男人走到前面一个小商店,站在门口和一个白胖的老板娘说:霞姐,我买瓶矿泉水,老板娘拿了几瓶水塞到了男人的怀里说:拿去吧,天这样热,多喝点,男人固执的给了皱巴巴的一张五元的,老板娘叹了口气,拉过了女孩子,打了一盆水,仔细的把孩子洗了一下,看着孩子说:念儿,和姨娘说,今天你吃什么了,女孩高兴的说,姨娘,爸爸给我饼,早上还背我走路,老板娘看了看孩子,和男子说,注意自己的身体吧,念儿还需要你照顾,男人默默的把女孩拉到自己身边说,知道了,谢谢霞姐,带着女孩转身离去,老板娘看着后背已经弯曲的男子和蹦蹦跳跳的跟在男人后面的孩子,眼睛湿润了,商店里面还有一张桌子,几个打扮的妖****子说,呦,今天怎么啦,鳄鱼怎么也流下了眼泪,老板娘恨恨的说,你们这几个狐狸精知道什么,慢慢的老板娘说出了一段话……  

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苍白的脸看着眼前这位帅气的男人说,老公,别在折腾了,我们已经没有钱了,男人笑这看着女人说没有关系了,医生已经说你快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接念儿,男人慢慢的转过身去,刚出了病房,这个坚强的男人眼泪就出来了,家具、电器、车、房子、能卖的都卖了,亲戚、朋友能借的钱都借了,就连他父亲最后的棺材本也给了男人,告诉男人说,尽力吧,不要亏欠了跟了你的人,男人走到了医院的后花园撕心的哭声终于出来了,20万啊,医生和他说过,在有20万就能治愈他的妻子的病,可是现在到那里能有这20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个数字是超级的天文数字,泪也流完了,看看时间该去幼儿园接女儿了,男人擦干了眼泪,走向幼儿园的门口。  

在等待孩子放学的过程中一位大妈在问一名女子说:你丈夫现在怎么样啦,女子面带愁容的说,医生说要换肾,唉可是到那里找啊,钱我能出的起,但是现在不能买卖人体的器官,大妈也点点头说是啊,真是让人痛心,男子眼睛一亮,走了过去,问到,大姐,我和你商量个事情好吗,女人警惕的看着男人说,你要干什么,男人赶紧回答别误会别误会,我也是来带孩子的,听了你的事情我想我有办法帮你解决,女人听了疑惑的问,你能有什么办法,男人说你丈夫是不是需要肾的?我可以吗?女人说这怎么可以的,这是违法的事情,男人说,大姐,我们到别处说吧,两个人走到些小的对面,看看没有什么人,男人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这个女子,说,大姐啊,我们就算是互相帮助吧,人只有一个肾是没有关系的,女人犹豫了半天说,那我问问我的丈夫吧,你有电话联系吗?男人苦笑的说,我什么也没有,都卖的干干净净了,你把你电话号码给我吧,我明天联系你,女人把号码给了他说,那我们明天联系吧,各自带着孩子回去了,男人带着孩子回到了医院,看着有了希望能治愈的妻子和在母亲床前的女儿,男人终于有了点笑脸,第二天下午,男人拨通了女子的电话,女子告诉他,明天到医院检查下血型,然后在谈谈价格,男人激动的说,谢谢你了大姐,是你救了我们一家,女子说,要是能成功了也是你救了我们一家,早晨男子就和已经约好的女子来到了医院,烦琐的检验和手续都结束了,诊断结果是可以采用,两个人来到了一家咖啡屋,女子问到你开个价吧,男人想了想说,大姐,我妻子现在还需要20万能治好,我也在没有钱了,你看能给多少呢,女子笑了笑说,你很诚实,我也打听过你的事情了,你能这样的为了你的妻子我很感动,我给你50万,希望你和你的妻子回去以后还能买套房子和家具,男人流泪的说,谢谢你,我以后会报答你的,女子说,不,这个价格是很公道的,我们不会落井下石。,我先给你30万,等手术完了在给你20万,女子说,男人和女子说“大姐,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啊,千万别告诉任何人,我这事情”男人的脸红了,女子笑了笑答应了。  

手术很成功,转移的也不错,女子如约的把20万的支票放在男人的手里说“你也安心的养病吧,你妻子那里我已经给你安排了一个保姆,说你现在出去工作了,孩子我也会帮你安排的”男人望着眼前的女子,真的感激你呀大姐。  

男人恢复的很快,当他回到妻子的病床前,发现妻子的气色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到了医生那里问,现在怎么样了?医生告诉他,不错,现在已经能回去修养了,半年就应该能完全的恢复,男人新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又问了一些详细的注意事项,办理了出院手续,男人用剩下的钱买了一套二手的房子,还不错,价格也满意,带着妻子和女儿来到了新家,心里想,噩梦都过去了,是到了从新开始的时候了。  

男人找了一分工作,很用心的去干,他的妻子就在家里修养,男人为了家里的生存,经常加班,有一天,男人发烧了感觉身上很冷,就去医院拿了点药,也没有在意什么,吃药竟然没有用,男人到了医院检查下,原来他在摘除肾的时候没有得到充分的调理现在伤口里发炎了,男人听了以后如同青天霹雳一样的,问了医生需要多少钱,医生说,这样是属于中级手术,费用不是太高,但是有一点要告诉你,你的检查报告对你很不利。,男人问道是什么,医生说就是你以后的性生活会有影响,男人默默的想,为了妻子和家庭,我现在这样也值得了,回到家里和妻子说,现在要去外地出差,已经找了一个保姆在家里了,一切你不要担心,我很快就回来,他妻子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说,在外面保重自己,不要太牵挂我,男人吻了妻子的额头。  

男人来到了医院让自己的父亲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两个月以后,男人出院了,回到了家里,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欣慰的笑了,让男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夫妻之间的生活,男人竟然不能在坚持了,时间在一天天的流逝,夫妻之间竟然有了隔膜,男人一昧的忍让,妻子在最后终于提出了分手,男人惊鄂的望着这张熟悉而有陌生的脸,点了点头同意了,男人在财产分割和孩子抚养这一块让是曾经自己的妻子选择,在妻子的选择中,男人又一次的失望了,妻子选择了房产和现在家中的资金一半,男人接受了,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说,保重自己。  

男人带着女孩和分到的几万元,租了间房子,男人自己想着自己蹉跎的半生看着眼前的孩子终于让这个能卖掉自己器官都不在乎的人流下了眼泪,心原来真的会痛,怎么会痛的这样厉害呢,好象连呼吸都是那么艰难,胸口就象被撕开的痛,流完了眼泪,心、也就这样死了,但是孩子还得照顾啊,她还小,还需要温暖,需要上学,我决不给自己女儿有心理压力,男人咬住牙站了起来,夕阳下,看这个男人是背影,如此高大。  

转眼一年过去了,念儿上一年级了,看着逐渐长大的女儿,男人终于有了欣慰的感觉,有一天,他带着女儿去商场买衣服,刚到门口,遇见了他的前妻,念儿高兴的喊到爸爸你看呀是妈妈,男人看着眼前现在穿金带银的女人说“你。。。现在还好吧”从车上下来一位约有50多岁已经秃顶的男人站在她身边问“这位是?”女人眼里透着鄙夷的眼神说,这就是我前夫,说完还和秃顶说,别看他这样,那里是废物,秃顶淫笑的说,宝贝还是我厉害吧,哈哈。这一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就这样若无旁人的耻笑着男人,转身钻进了一辆雅阁,撒下一片嘲笑  

离去,“爸爸,你怎么啦”念儿慌张的问他爸爸,男人的面色发青,嘴唇发紫,双手在颤抖着“天那,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报应我 ”男人那已经布满伤横的心,在一次被他的妻狠狠的捅了一刀。  

回去以后男人发疯的喝酒抽烟,经常在那里自言自语什么的,慢慢的,人们发现了,他已经不怎么正常了,只有念儿说什么,他才知道,他才能听。  

那后来呢?几个被老板娘说是狐狸精的女人已经是泪流满面的问到,后来。。。。。  

有一天,外面飘着雪花,念儿搓着冻的发红的手和男人说“爸爸,我冷,也饿了”男人木然的拿着钱出去,买了一瓶酒,一个面包,一包花生,在回去的路上,一辆面包车从转弯的地方开了过来,尽管也刹车了,但是地面已经落满了雪花,砰的一声,男人被撞了出去,也幸亏开的不快,男人一边惊恐的望着车,一边拣地上洒落的面包和花生,车上下来两个身材高大剃着板寸头的男人,看了一下车说,他妈的,真玄乎啊,他应该没事吧,另一个叼着烟居然还能笑着说,看他那样也没事啊。就这样,他们大摇大摆的开车走了。  

回到家里,男人把面包给了念儿,“爸爸,你头流血了”念儿问道,男人摸了摸,看自己手上的血什么也没有说躺在了床上,念儿一边吃着面包一边写作业,老师今天要求学生写一篇日记,叫:我的爸爸妈妈。别的作业都写完了,念儿歪着脑袋想,妈妈到底是什么样呢?妈妈的影像已经在念儿的心里模糊不清了,看着躺在床上咳嗽的爸爸,念儿从外面打来一盆水,兑好了热水,拿着毛巾轻轻的给爸爸擦擦脸和手,在给爸爸掖了掖被角,自己也洗了洗,然后检查了一下门窗,灭了灯,乖巧的爬到了自己的小床上睡下。  

早晨,念儿早早的起来,推醒男人说,爸爸,我去上学了,男人从身上摸出1元钱给了女儿,沙哑的说“念儿,自己去买点东西吃吧”念儿拿着钱买了两根油条一杯豆浆回到了家,把一根油条和豆浆放在了男人的床头的小柜子上,拿起书包,一边吃一边往学校的路上走去。“姨娘好”念儿看见一个女人清脆的喊了句,女人看着穿的单薄的念儿说“念儿上学去啊,今天冷怎么不多穿点衣服?”念儿高兴的说“爸爸答应我,过几天帮我买新衣服呢”女人把念儿喊到面前,给她梳了梳头,说,等下,姨娘先给你找一件,女人在自己小女儿的衣服里找了一件还算新的羽绒服,笑着说,“念儿,在喊个姨娘,我给你穿花衣裳”念儿高兴的跳着喊“姨娘,姨娘”,女人给念儿穿上了羽绒服,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五十的钞票给了念儿,说“这钱你拿好了,回家给你爸爸”念儿怯怯的说“姨娘,爸爸不许我要别人给的钱”女人说,傻孩子,别人的钱我们不能要,但是我是你姨娘啊,听话,说完把钱塞到了念儿的口袋里,去上学吧,别迟到了,要好好的学习呀,不然你小刚叔叔要打你屁股了,念儿说知道了姨娘,我走了,刚到学校门口就看见了她害怕的人,小刚叔叔,叔叔眼睛尖的很,不知道他天天在网上眼睛怎么还是这样好,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一个职业的游戏玩家,赚点小钱生活,平时帮小区里收个水电费什么的,但是念儿家的费用全是他自己掏腰包。念儿,小刚叔叔喊住了她,因为他只要知道念儿学习不好或调皮了,肯定要揪小辫子打她的屁股,“小刚叔叔好”念儿讨好的问到,吃饭了没有?叔叔问她,“恩,吃了”哦,你去上学吧,我去给你家买个炉子下午装上,叔叔临走的时候拍了拍念儿的脑袋,“谢谢叔叔”“嘿嘿,小崽子知道客气了”叔叔开心的说。  

到了学校,念儿开始收同学们的作业了,原来她还是班长,中午放学回家了,看到男人还没有起来,念儿问“爸爸,我放学了”男人没有回答,念儿很奇怪,爸爸是怎么了?心里想,爬上床上看到他爸爸在拿着她小时候和妈妈的照片,在看看他爸爸的脸,男人的面色已经成了灰色,眼睛空洞的睁着,仿佛对人世间的感情迷茫,又像倾诉着不甘的幽怨,从耳朵和嘴巴里流出的血已经干枯了,“爸爸”念儿的尖叫声引来了住在他家后面的小刚叔叔,一看到男人这样,小刚心里咯哒一下,一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脸,已经凉了,吃惊的问念儿,你爸爸。。。你爸爸他怎么流血的?念儿哭着说“我不知道,爸爸昨晚回家的时候就已经在流血”小刚拿出手机报了警,就着一会家里已经挤满了大叔大妈,都着急的问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大妈说“昨天晚上我看见他在地上拣东西,前面还有一辆车,难道是撞的吗?”那你看见车牌号码了没有?从公安退休的林大爷问,“没有,天太晚了还下着雪,我没有注意”唉,说着警察也来了,拍了几张照片,咨询了一下是怎么发现的,房间里的人整个乱成了一团,这时候的念儿就坐在床里面,死死的拉住他爸爸的手,问“爸爸,你是那里不舒服,你怎么不说话呀”一句话喊了出来,房间里的人基本没有不流泪的,霞姐一把抱起了念儿,擦着眼泪说,念儿以后跟我了,我在不能让这孩子受一点苦,一时起,这个那个都要养念儿,其实大家平时都已经没有少照顾他们父女俩,但是想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想用自己的能力来照顾这好苦好苦的孩子,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包着抬出了房间,念儿哭着喊“别拉走我爸爸,我以后好好的听话了,别拉走我爸爸呀”那声音。。。。真的比刀割在人的身上都疼,林大爷几步跑回家拿出二千元放在了霞姐的手里说,“侄女啊,好好的照顾她,钱不够和我说,我就是去卖了房子也会帮你照顾念儿”霞姐推开了钱,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哭着喊着“我家那死鬼死的时候我也没这样难受啊,老天爷啊,你怎么不开开眼看一下啊”一时间,小区男女老少均泪如雨下,平时男人在大家心目里都不错,喜欢帮助邻居,还为了自己妻子卖了肾来挽回妻子的生命,没有想到啊,这样一个男人居然是这样的结果,死的那时候,谁也不会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拿着那照片,里面有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究竟他是舍不得他的妻子?还是他的女儿?还是两者……?